您当前的位置:90周年庆 > 赣中情缘 > 正文

家访

文章来源:刘家斌点击数:发布时间:2014-11-07

家访

何宜隆

在赣中做班主任,少不了家访。

1980年我任初一3班班主任,开学不久,我叫全班同学每人写一篇《到我家的路》,以便我家访。许多同学的家长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在家里接待我这不速之客。家长问:“何老师,你咋知道俺家住这块的?”我掏出学生写的《到我家的路》,他们都又惊又喜。

庄同学家我拜访多次了,他的小名至今没忘。这孩子身体好,很顽皮,为班级做了许多好事,但也惹了不少事。这次去家访,是中午放学后。原来是上课时,这同学把跳绳用的绳子拴在前边女同学坐的双人凳腿上,课上到一半,他把绳一拉,板凳被拉成两半。俩女生摔倒在地,课也被搅乱了。我狠批他一顿,令他把板凳带回家修好。可又担心他爸脾气爆,打坏孩子,就跟他一起去了。庄师傅开汽车,一听说儿子上课捣蛋,可气坏了。我急忙跟他讲道理,阻止他动粗。孩子打不成了,他赶紧找工具修凳子。一边修一边数落孩子:“你这个东西,整天不学好,给老师添麻烦。学生就该好好学习,你可好,烂鱼充数!啥叫烂鱼充数?那卖鱼的把几条好鱼放上边,下边全是烂鱼,光充一个数,行吗?你不就是烂鱼吗?”我忍不住要笑,庄同学也捂着嘴。我对他说,你爸过去没条件读很多书,但他乐于学习,掌握开车技术。我们今天条件好了,应当发奋努力,学好本领,超过父辈,这才是好孩子好青年。他大眼睛忽闪着,似乎有了新感触。

徐同学父亲去世,母亲带着她卖点凉粉糊口。我去他家家访,看到贫民窟一样的房子,破烂陈旧的摆设,很是同情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但这同学十分贪玩,聪明没放在正事上。有一次,他在黑板四个角都写上分数“三分之一”,影响团结。起因是一个男生私下说,班上三分之一的男生喜欢某女生;徐同学与那男生不睦,就宣扬这话。我得知后大为恼火,用教鞭打了徐同学的额角。他大哭,说“老师还打人!”我后悔不及,怕家长来找事。下午上课前,我看他额角有个包,很心疼。就问他母亲说啥了,他说,他用头发盖着,妈妈不知道。我说,你咋不跟你妈说呢?他说跟妈说,叫妈担心;再说妈肯定要吵他,不调皮老师不会打他,调皮老师打他是对的。所以就瞒着。我一边听,一边鼻子发酸:多好的家长!多好的孩子!此后不管学生怎样气我,我决不失手体罚他们。

许同学是家里的小公主,爸爸当局长,妈妈在县医院。我去家访,学生的妈妈向我告状:“昨晚打了女儿一顿,就两张电影票,我跟她爸要看,她也要去,气得我给她一下子,她哭了。”我说:“你凭啥打我的学生?女儿星期六不上晚自习,让她看场电影多好!你两口子啥时看不行?非得跟女儿争?”一席话说得家长哈哈大笑,说: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你这班主任管到俺家来了。”我说,我班学生该批评就批评,不该批评就不能乱批,更不能打呀。家长说:“好好!以后改。我们多讲道理可行了吧!”

跟家长沟通多了,彼此熟悉,不用客套。学生知道老师跟家长联系密切,在好多方面更加自律了,班级工作自然障碍就少了。

做高中班主任,住校生多,家访不容易。但有必要时,还不能放弃。1991年春,快高考“预考”了,我班一位女生没有来校上课。她家离县城六七里路,我骑上自行车家访去了。找到那个小村,打听学生住处。家长的姓名最后一个字是“全”,我问一位老农他家住哪。老人说俺庄没这个人。我告诉他学生的爸在石桥医院当医生,妈在城东某医院当护士。老人恍然大悟,说有这个人;却又指责我口齿不清。因为当地方言,“全”应当读“cuan”——极端的“尖音”。好在他宽宏大量,不计较我“口齿不清”的毛病,领我去了这位女生家。一发现她因身体不适,没法上学,下午即可上课,我就放心了。但“口齿不清”的恶名,让我的同事们大笑了一番又一番。我这语文教研组长“口齿不清”,成了赣中笑谈。

不做班主任,有时也得家访。1997年春,高三3班康同学父亲突然去世。这位壮年汉子在县中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,怕影响儿子学习,始终没让孩子知道。去世了,家人才告知康同学,让他回家为父亲送葬。此时正好班主任出发,我作为语文老师,闫新友作为数学老师,我俩带着该班几位同学代表,驱车60多里,进行了一次伤心落泪的家访。我们安慰了康同学的母亲和弟弟,会见了康同学家族的长辈们和村里的领导们,转交了老师同学捐赠的几百元现金,转达了同学老师希望康同学尽快返校学习备考的心愿。康同学的家人亲族很团结很坚强,村干部对康同学一家很同情很支持,使我们流泪的心逐渐回暖。两三天后康同学回校上课,当年考取南京大学。当时我写了一首《念奴娇示康》记事记感:

大江东去,几曾见,片刻倒流停歇?人去楼空多少恨,惨痛生离死别!父爱千般,慈怀万种,熔尽肝肠铁。天人间阻,深情缕缕难绝。

难绝舐犊情深,梦回仍是,儿揽九天月。敢被哀思拴骥足,碍我扬帆拼搏?机遇难逢,华年似水,此理何须说?鸿鹄展翅,返群归队飞跃!

我爱家访,完全师承我初中班主任陈守燮先生。1963年到1965年他教我时,

农村缺吃少穿,经常有同学辍学。他很难过,千方百计去动员家长,挽救学生的学业。我是班干部,好几次陪他到乡下做这种思想工作。县城以西,城南的竹园大队,朱堵的十里铺、后滕庄、马朱孟、三高庄,他都去家访过。全是步行,其中三高庄离学校30多里路。有些同学的家长很受感动,克服了困难,答应让孩子继续上学。十里铺的一位同学,家徒四壁,破屋漏着天;母亲实在无力供养儿子读书,这同学最终没能重回班级。班会课上,陈老师面对那同学的空座位,讲着讲着流下了眼泪。我们也哭了,我们也更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了。现在回想,他在县城家访肯定更多了,那真是一位青年教师的无私奉献慈母情怀啊!

现在家家有手机了,有事打电话特方便,班主任一般不必要家访了。但家访的价值无法替代。有位学生家长,退休后散步,发现一个拾破烂的农民病倒在青口河边,一问是我一个村的,还喊我哥哥。这家长立即找人把病号送进青口卫生所治疗,使之脱离了危险,并设法通知了我。(此时这家长的孩子从赣中毕业20多年了)后来满朱岔汪的人都知道我当老师对学生好,家长们满意,连我的乡邻本家都“沾光”。这是我特别感动特别自豪的。无心插柳柳成荫,家访也是人性的沟通和升华,友谊的拓展和深化,建设和谐社会题中应有之义呀!

(何宜隆,男,1948年10月出生,江苏省赣榆县城西镇人,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,中学高级教师职称,在赣中执教多年,曾任赣中语文教研组组长、连云港市高三语文学科中心组组长、江苏省高考命题与研究中心专家等职。2006年曾参加江苏省高考语文卷命题工作,2007年7月曾出席省教育考试院新课标高考语文考试大纲草拟座谈会。有专著《实用汉语知识手册》、《中学生思维品质漫话》等。2008年退休,仍不懈笔耕,著有大量诗文。此文选自新华网作者博客。)

相关热词搜索:家访

上一篇文章:咬 春
下一篇文章:校园访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