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90周年庆 > 赣中情缘 > 正文

此情可待成追忆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数:发布时间:2013-10-16

怎么也没想到酒席桌上的一句戏言,竟让刘沙同学洋洋洒洒写了近万言。近日,拜读刘沙同学的大作《忆老师二三事》,真挚的情怀、生动的细节,亦庄亦谐的笔触,使我如饮佳酿,余香满口。很想写几句感言,但又怕是一时冲动,写不好,留下话柄。犹豫半晌,最后还是决定写几句。

感动。二十年前的90届毕业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不论是班级干部,还是班级的每一位同学,其音容笑貌都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因为我当时既是班主任,又是语文任课教师。然而,我想,随着时间的匆匆流逝,人世的沧桑巨变,当年班级里发生的一幕幕一桩桩往事,还不都交给了无常化为乌有?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刘沙同学以诙谐而不失亲切、幽默而不失端庄的文笔,生动地再现了我当年的“二三事”,写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“我”,让我再一次走进昨天的班级,再一次触摸尘封的历史,再一次去感受同学们的一颦一笑……

我常对我的同事说:“人是伴随着缺点成长的。没有比得到同学们的理解与宽容更惬意的了。”同学们对我是那样的理解和宽容,真让我感动,让我感动得泪流满面。

感激。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有诗曰:“墨然一身黑,风吹胡子黄;但有一线路,不作孩子王。”在旧时代的中国,不论多少人高喊“尊师”,教师的地位还是很低的。我作为恢复高考后首批师范生,毕业后自然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,可走进校园,才知道现实和理想的距离有多大!我默默地做着一个教师想做、能做的事情,用自己的一份光和热,来温暖和激励着学子们求知的心。我只做了一名教师应该做的事情,有时候甚至还可能因为年轻气盛(我当时30岁),做出了一些值得商榷、值得反思的事情(已无法挽回),可是刘沙和同学们却给予我这样高的评价,除了忐忑,我内心充满感激。

感谢。也许同学们像刘沙一样,见到老师都会从心底涌现出一份谢意。是啊,老师不值得感谢吗?他们传道授业解惑,不应该受到学生的感谢吗?然而,站在教师的角度看,更应该受到感谢的是学生。不是吗?当年我接手的高三(1)班,同学们的基础知识、思想道德品质和行为习惯都很好,而且每一位同学都生龙活虎、个性鲜明,大家都纯朴,都真诚,都善良,都热情,都聪颖,都勤奋,都向上,都争先……要不是有了这诸多的好的条件,我老师们能教出那么优秀的学生群体吗?从根本上讲,没有学生这个层面,教师存在的基础也就被否定了。教学相长,我从同学们身上看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。我要真诚地感谢同学们的父母和亲朋好友,感谢火热的生活和多彩的人生,前者给我支持和帮助,后者给我历练和升华。感谢刘沙,感谢我的每一位学生,你们给了我一个骄傲的理由!

感慨。从我大学毕业走进中学校园,已接近30个年头,领导和同志们给了我许多荣誉,小到一篇论文获奖,大到特级教师、全国模范教师及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等,我当然十分珍惜这些荣誉。然而,更让我如痴如醉、更让我怦然心动、更让我幸福开怀的是学生见面时的一声问候、年节时的一张贺卡、聚会时的一番忘情!

俗话说,多年父子成兄弟。我化用一下,多年师生也可以“成兄弟”,我更欣赏的是孔子说的“四海之内皆兄弟”。我见到教过的学生,常常会想,我和他们为什么会有这层崇高而圣洁的师生之谊?大千世界,古往今来,人事可谓纷繁芜杂,命运可谓诡谲神秘。我竟然能与这样一群风华正茂的俊男靓女、谦谦书生同在一口教室生活过!这难道不是一种缘份?古人说,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席。我要说,师生之谊都在这些之上!

感叹。时光荏苒,人生苦短。二十年前,我是老师,同学们是学生,有时我成了猫,同学们成了老鼠,有时我是“狱警”,同学们是“囚徒”;同学们有时敬我、爱我、欣赏我,可能更多的时候也会怕我、恨我、诅咒我。现在,这些都已成为美好的回忆。转眼之间,同学们成了社会的中坚和栋梁。如今,和同学们在一起,我自感还是一位“大龄青年”,没有“老冉冉其将至兮,恐修名之不立”的感喟,但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”,不和同学们在一块的时候,我常常会沉浸在孤独和寂寞里。当我一个人翻动历史的书页,追忆逝去的时光,咀嚼峥嵘的岁月,不免会有一些苦涩。不过,请同学们放心,我会永远珍惜教师的名节,滋兰树蕙,默默耕耘,不辜负同学们的期望。有时候我会想,假如让我们再回到二十年前,让我们再演绎那份师生情缘,也许会享受到更高层次的欢愉。

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”。让我们共同祝福明天,让我们在今后的岁月里共担风雨,共享阳光,共同谱写美好的未来。

共同的期待,固守着师生心房的那一点灵犀,珍藏着这样一份美好的感情,是多么的开心、多么的幸福啊!

谢谢刘沙,谢谢同学们!欢迎大家回母校团聚。祝愿90届毕业生20周年聚会圆满成功!

莫立刚,男,1959年4月出生,江苏省赣榆县城头镇人,全国模范教师,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,江苏省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,连云港市首批名师,首批港城名师工作室主持人,江苏省教育督导团专家组成员,现为明升m88官方校长、党委副书记。此文选自《青春的足迹——明升m88官方一九九零届同学文章汇编》,为答谢刘沙等同学而写,另外还写有《往事悠悠追梦非》、《应似飞鸿踏雪泥》两篇文章。)

相关热词搜索:此情可待成追忆

上一篇文章:我在赣中九年间
下一篇文章:想起那条河